有点方的柠檬

死在肖根坑底,挣扎不起的某人→_→
苦逼学生党(T▽T)

老流氓和冰山脸.11

11
一向自诩实力派演员,对自己的演技充满自信的蔺晨,最近对着新剧本犯了愁。
都是老伙计了,琅琊榜剧组原班的老熟人,他就不信有谁不知道他和秦般若碰上就吵架,哦应该说是那个丫头片子单方面挑衅,他只不过反击罢了,蔺晨愤愤地想。
偏偏不知道是夏江大导演抽风了,还是怎么回事,竟然让他们俩演情侣?还是青梅竹马被强行拆散分开,重逢后由一方亲手害死另一方的怨侣?这戏活该第一集就完结好吗?还演个鬼?
看着手上剧本清清楚楚地写着:
[汪曼春笑着,少女跑到76号门口停下看着明楼]
汪曼春:(扑到明楼怀里)师哥!
[明楼笑着接住汪曼春在空中转了一圈]

蔺晨烦躁地按了按跳动的太阳穴,少女跑是个什么鬼,编剧你给我解释解释?还笑着,他就没见那个冰山脸笑过!
应该是见过的,蔺晨突然愣了愣,想起以前在片场,常常能看见她腻在霓凰边上。
明明脸上稚气未脱,眼角带妆,好好的一个妖艳美人偏偏要痞痞地笑着,大爷似的环着霓凰的肩膀,一副保护的姿态。
偶尔被霓凰戳着额头数落,面上满是委屈,低着头,好像知错的模样,眼里却满是狡黠,撒娇般地搂住霓凰的胳膊,朝霓凰讨好地笑笑,笑得霓凰一下子没了气,只能没好气地拍拍她的头。
还有之前梅长苏和霓凰婚礼时,一副送姐出嫁模样,眼睛里泪光闪闪偏偏倔得不肯流下来,就那么昂着头,朝霓凰露出一个欣慰安抚的笑容。
不得不承认,的确是个好看的姑娘。可偏偏,蔺晨磨了磨牙,只要看到他,不管之前跟谁聊的再开心,就立刻收了表情,一副冷冷淡淡的冰山样子,不咸不淡地来刺上两句,再一派淡漠地走开。
不就是在微博上调戏了一下小美人,大爷我干了这么多年的事怎么就栽了呢?蔺少阁主百思不得其解。
但不管怎么样,这戏还是要拍。他都能想象未来几个月那姑娘一喊action就娇娇柔柔少女怀春的模样,一cut就冷冷冰冰,堪称教科书般的变脸演技,想到这,他不禁抖了抖,为自己未来几个月一片惨淡的生活默默祈祷。
但当时的他却忘了,汪曼春的人设里不只少女怀春,还有心狠手辣的毒玫瑰设定,戏中除夕夜的那一枪,终究开在了他的心上。

刚把媳妇娶到手过完蜜月的梅大宗主最近很是春风得意,蜜里调油跟自家媳妇过过日子,给自家损友挖个坑再踩上一脚,顺便牵个红线,日子过得很是舒畅。
新拿到手的剧本是和媳妇一起看的,双男主的剧本,李导和毛茸茸让他自己选一个,另个大约是给蔺晨的。
不过看着那暂定演员表上黑白大字明明白白地写着:秦般若饰演汪曼春。得了,不用考虑了,梅长苏转头冲霓凰促狭地笑了笑,满脸的看好戏神色根本掩饰不住。霓凰一眼就看懂了他在想什么,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指节曲起敲了敲剧本:“有好戏看咯。”

(本来想西式婚礼简略一点,主要写中式,查了查步骤太繁琐了orz,等有空写完了再看看要不要补一个加在番外里吧。最近被战狼苏的飞起,官配一口糖一口玻璃渣,虐的倒地不起又没粮,暗搓搓地想码官配)

一些关于择天记的碎碎念

开始看择天记电视剧了,真的是无语凝噎。不过即使笔力浅薄,但还是有些话忍不住想说说。
择天记算是我挺喜欢的一部玄幻小说了,蛮早之前看的,那时候才更了没多少,然后被老猫的更新速度逼到心力憔悴,好段时间没搭理它。但不可否认,自一开始,就挺喜欢。
当初最主要的原因是长生和有容。难得的不狂拽炫酷吊炸天,反而按原著说像是山间的一缕清风的男主,不矫情不拖后腿,比男主还大气有决断,却在陈长生面前会害羞会吃醋的女主。儿时相遇相知,十岁断了联系,试图退婚反遭羞辱,青藤宴上婚约震惊世人,周园相逢却不识,最后生死相随,世皆叹服。他们仿佛一开始就进入了老夫老妻模式,一个眼神就能相互明了,默契天成。如世人所说,他们是天生一对。一对刚好相互喜欢的未婚夫妻,国教教宗与南方圣女,佳偶天成,天作之合。
但除了陈长生和徐有容,余人,唐三十六,折袖,落落,轩辕破,吱吱,秋山君,苟寒食,关飞白,梁半湖,七间,王破,肖张,还有圣后,小师叔,教宗,计道人,白帝,牧夫人这些长辈,甚至黑袍,南客,魔君这些反派,所有人都以一种鲜活的形象活跃在字里行间,也许骄傲,也许颓唐,也许张扬,也许暮气,但他们在我眼里就是一个个真实存在的人物。
我曾经在听说要拍电视剧时试图想象过每个人的样子,大概是想象力匮乏,最多只能在每个大概轮廓上添上几个形容词。
我知道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作品会有一定的偏差,但电视剧的最终呈现效果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想,只好不断快进。编剧删了人物,改了人设,改了剧情,导致最终与原著脱轨严重,虽然原著也烂尾了。
秋山成了魔族,教宗成了反派,计道人居然是个喜剧角色,南客苦恋秋山而不得,至于圣后……无话可说,只能沉默。
总而言之,最关键的是人设已经糊成了渣。一些更改是必要的,毕竟文字和图像的展现能力不同,有些场景和剧情必须做出更改,但是就像同人一样,只要不ooc,哪怕改了剧情,也不会让人看了有整个崩了的感觉,而我基本没看到哪个人物还好好待在原来的设定上的,哦,除了脸。
既然说了是小说改电视剧就好好改,否则只能让越来越多的书粉闻影视化而色变。

(我这碎碎念大概还要叨好几篇,大家见谅)

老流氓和冰山脸.10

10
(原著并没有写老阁主叫什么,我只能随便编了一个蔺天。婚礼我也没经历过,网上查的,大概有很多不符合实际,各位见谅。)
早该想到梅长苏会请谁当伴郎,秦般若在心里恨恨地磨了磨牙,表面却板起了脸,嘴上向蔺晨发起了她一向的问候:“哎呀死胖子,几天不见又胖了不少啊?”
“秦般若你个冰山脸能不能换句台词?明明是小美人总板着脸干嘛呢。要不要给爷笑个?”成功接收到秦般若问候的蔺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已经开始了习惯性的反驳。
不屑地轻嗤了一声,秦般若高冷地扭过了头无视了蔺晨,任蔺晨在耳边不断轰炸也再不给他半点反应。
听着后座充满活力的斗嘴声,前排的梅长苏和霓凰狡黠地相视一笑。

现场的布置有些出乎霓凰的预料,本以为经过那些梦境,梅长苏应该会更偏向于中式的婚礼,而现场的宾客却是统一的西式礼服,包括他们的婚服也是如此。霓凰挑了挑眉,也罢,西式也挺好。
因着双方长辈都已亡故,梅长苏只请了蔺晨父亲蔺天为证婚人,在场的再无其他长辈。都是年轻人,自然不那么受条条框框拘束,梅大宗主准备的惊喜便不用照着婚礼传统的规矩来,任他自由发挥。
自他们一到场,现场已经坐好的年轻人霎时沸腾,言豫津还躲在人群中不断吹着口哨,霓凰甚至能听到一向守礼的景睿语气焦急的劝阻声,而一向会对言豫津的玩笑采取暴力镇压的夏冬则在一边拉着聂锋满脸感慨地笑得合不拢嘴。梅长苏在红毯的这端松开霓凰的手,小心翼翼地交到了蔺天手里,走到红毯的另一端,挥手拉开幕帘,后面竟是一架钢琴。
现场霎时轰动,梅长苏出道这么些年除了笛子,从没展现过其他乐器上的技能,这一次为了霓凰全都施展开来,在场的简直是历史见证者。
梅长苏掀开琴盖,看着光可照人的黑白键,轻轻舒了口气。
其实关于这首歌的选曲,他想了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婚礼金曲在耳边响起。最终想到了他们的三世之约,他们之间走过的生离死别,聚散离合,还是选了西城的the rose。
走过前世的青梅竹马,刀光剑影,生死相隔。
走过今生的似曾相识,畏足不前,幡然醒悟。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兜兜转转,她还是他的妻。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it's the only seed.
我说,爱是绽放的花朵。
而你,是那唯一的种子。

好萌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老流氓和冰山脸.9

9
既然已经决定把婚礼交给梅长苏,霓凰就当真一句不问,任由梅长苏每天忙忙碌碌。
不过既然还有空每天和我聊天,那也不算太忙吧?对于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梅大宗主总是一副为你好态度就做决定仍有些耿耿于怀的霓凰偏头想了想,就将那一点点心疼抛之脑后,找自家闺蜜聊天去了。
至于另一头每天忙的脚不沾地,还要努力抽出时间陪自家准媳妇聊天,幻想着某天一向对他心软的小凤凰会心疼,然后允许他一亲芳泽的宗主大人却不知道自家媳妇已经下了让他在婚礼前自生自灭的决定。
彼此之间经历了这么多,霓凰对梅长苏的重要程度已经难以言表,因此对于这场婚礼,梅长苏绞尽脑汁,试图给霓凰一个最完美的婚礼。
转眼间,婚期已到。
地点定在北京一家豪华的湖边酒店,一大清早,霓凰就被秦般若拉了起来,带着一大帮子化妆师服装师给她梳妆打扮。准备的一应婚纱首饰都是由梅长苏亲自挑选,,他知道她偏爱那些素淡的颜色,首饰也多以白色蓝色为主,不过有些出乎霓凰预料的是全都是完完全全的西式。
等一切收拾妥当,便只等新上任的新郎来接人了。梅长苏考虑到霓凰刚拍完戏劳累,加上只有秦般若一个伴娘也闹不起来,况且他们经历的磨难已经够多了,索性跟霓凰商量取消了伴娘挡人的项目。
秦般若看着镜子里高雅大气却明显有些恍惚的霓凰不禁好笑:“我说穆霓凰大小姐,你不是一向以永远冷静自持,怎么现在该冷静的时候却开始发呆了,想宗主大人了?啊呀不要那么着急嘛,女孩子家要矜持啊要矜持。”
听到秦般若的嘲笑,霓凰回过神来冲不着调的损友翻了个白眼:“就你话多。”随即叹了口气,“我只不过没想到我居然还能有这么一天。”
“傻了么?”秦般若撇了撇嘴,心里却也是万分感慨,也就她和霓凰相交甚笃才知道,对外霓凰的感情问题一直是个谜,从初中直到大学的两朵校花多么难追的议论是从没停息过,她是小孩心性玩性大,不想找个人拘着,可霓凰不一样。霓凰对外性子偏冷,一股成熟稳重的大将之风,当然对内那完全就是另一个人了。他们俩性子不拘小节,和男生大多玩着玩着成哥们了,偶尔有来告白的都被霓凰礼貌婉拒了。
至于原因霓凰倒是和她说过,她觉得好像应该有个人在等她,而且等了很久,虽然是这种拿出去可以写言情小说的鬼扯理由,可看着霓凰带着点忧郁的那种历尽沧桑的眼神她莫名其妙的信了,于是她俩就一直光棍到了现在。
她一直以为霓凰这辈子结婚大概是要成为老大难问题了,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梅长苏。她至今记得霓凰第一次见面的那个眼神,说真的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跟数星星一样一种种辨认霓凰眼中的情绪,惊喜,忧伤,疲惫,困惑,那一瞬间她几乎认不出这个一起长大的好友了,好像换了一个人。
之后两个人自然而然地亲近起来,当时看着霓凰有时候眉眼弯弯的笑脸,她就觉得差不多可以准备份子钱了,谁知道又出了岔子。霓凰在不着痕迹疏远梅长苏,她能感觉出来,偏偏梅长苏那个不中用的居然就任由他们关系退回最初的样子,当时把她气的恨不得一边一块板砖拍死这两个急死人的家伙,可电视剧拍摄接近尾声,再不解决以后怕难有交集。
于是她亲自上阵,这边去怂恿霓凰趁难得的假期回云南一趟,那边隔三差五在梅长苏面前装作不经意提起霓凰要一个人回云南,顺便给他时不时念念云南前段时间出事的新闻,终于成功把两个人打包送上飞机。
再之后接到霓凰电话,一接通劈头盖脸那一句:“般若,你来当我伴娘吧。”直接把她吓蒙了。等她一字一句盘问清楚,两个人已经婚期都定好就等她点头了,虽然有些意外霓凰这么快就下了决定,可对于好闺蜜的出嫁她还是当仁不让送上了祝福,何况说起来她还是媒人呢。想起了梅长苏那神神秘秘的筹划,秦般若笑了笑,他对霓凰真的是疼到骨子了。
“般若?般若,发什么呆呢?”霓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秦般若回过神来,冲霓凰有些促狭地笑笑:“没什么,只不过想起来你俩以前那副龟毛样。”
“秦般若!滴滴——”汽车声打断了霓凰的炸毛。“好了好了,穆大小姐,你家亲爱的来接你了,来来来,姐姐抱抱,我家小凰儿今天要嫁人了呢,真舍不得。”她张开双臂,搂住这个从来无话不谈的姐妹,眼眶有些湿意。“说什么呢,明明我比你大。”霓凰嘴上仍是不放过她,手却温柔的环上她的背,“好啦,我知道,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我等着我家般若带着妹夫来找姐姐把关了哦。”霓凰眼圈有些泛红,轻轻靠在秦般若肩上。
“好了好了,你个不正经的。”秦般若松开手,手指擦去霓凰眼旁的泪滴,“你今天可是最美的新娘子,哭化了妆看你找谁哭去。走吧,新郎官该等急了。”拉
起霓凰的手走出门,看见加长车里正襟危坐却难掩傻笑的梅长苏不禁翻了个白眼。等坐上后座,才发现坐在旁边的是那个大饼脸死胖子。

实在抱歉拖了这么久,而且下一次可能会拖得更久,大概要到六月份考完试,实在低估了高三的忙碌。而且我也低估了我的絮叨程度,殊凰婚礼可能还会拖上两三章,会有部分蔺秦穿插。等他俩结完婚,就进入蔺秦主线了。

老流氓和冰山脸.8

8
完全出乎梅长苏意料的是,当他打开自己的房门准备找霓凰谈谈时,霓凰正一脸严肃地站在他门口,一副正要敲门的样子。
“霓凰,我想跟你谈谈。”梅长苏率先开了口,语气平淡,可没人看到袖口里摩擦地发红的手指。
“正好,我也要跟你谈谈。”霓凰抿了抿嘴,跟着梅长苏关上门,走进房间。

“自从来了云南,我就开始做梦。”霓凰的第一句话几乎崩断了梅长苏的神经,于是她有幸见证了以翩翩公子著称的梅长苏表情破裂,面目呆滞的样子。
两人开诚布公地一番交流,梅长苏才知道霓凰基本是和他一样的经历,做的是基本一样的梦,只不过视角有些偏差。
一阵有些压抑的沉默后,梅长苏搓了搓手指,率先开了口:“郡主绝世风华,气度凌云,苏某心中仰慕,但恐郡主无意,只好退而为友。前世虽为家国,终究负你孤寂一生。如今狼烟纷争已了,我们也已生于寻常人家,苏某敢问郡主一句,缘许三生,可还作数?”
从第一声“郡主”开始,霓凰的眼眶已经开始泛红,却撑着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梅长苏,等梅长苏讲完,眼泪早已止不住,前世的无奈加上今生隐隐的逃避全部汇集着喷涌而出:“共白头,长相守,兄长,你答应过我的。”
梅长苏心疼地搂过他的小女孩,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脸贴上她的额头:“我知道,此生一诺,来世必践,我不是来了么。”

等他们俩的情绪都稳定下来,便开始聊天。曾经的管家成了他们的助理,曾经的好友也差不多依然关系密切,当梅长苏讲到蔺晨好像喜欢上秦般若时,霓凰兴奋地靠在梅长苏的肩头说,发现她与自己的闺蜜成为妯娌的可能性极大。
梅长苏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有些小狡黠,隐约带着昔日林殊的影子:“妯娌?我家小凤凰说得有理,我们是该结婚了,都拖了三世了。”
羞得霓凰顿时着恼,粉拳直往梅长苏身上招呼:“反正你这次身体好,别想我再让着你。”
等梅长苏安抚下了他家炸毛的小凤凰,他们终于进入了正题。
等了三世的梅大宗主这次好容易领回了自己的小凤凰,可不想再等了,只想赶紧把人娶回家。跟霓凰商定了时间,曝光程度和邀请嘉宾,而关于具体细节,曾经欠了霓凰一场婚礼的宗主大人摸了摸他家小郡主的头,表示一切交给他,会给霓凰一个惊喜。
紧张了一晚上后终于安定下来,梅长苏体内的腹黑因子也冒了出来,想起之前蔺晨在片场对他和霓凰一副吃瓜群众看好戏,时不时还加把火的流氓样,梅长苏露出一个调皮的笑,他记得伴郎和伴娘是要牵手的吧?

老流氓和冰山脸.7

7

这次他见到了蔺晨,不得不说,这让对前一晚的梦有些后怕的他松了一口气,却也让他怀疑这个梦与他的关系。
虽然是一样的自恋,放荡不羁爱美人,却还是跟他认识的那个蔺晨一样的嘴欠心软,睿智通透。
那个和林殊年纪相仿的少年一边絮絮叨叨地吐槽林殊的无趣,像是个闷葫芦,一边想尽一切办法跟林殊说上话,跟在父亲后面配药,仔细照顾着林殊的健康。
当天晚上的梦时间跨度大得出奇,整整过了两年。
梅长苏看着林殊一步步刮骨疗毒,并震惊地发现痊愈后的那张脸跟自己一模一样。
而一年过后的蔺晨已然和林殊成了好友,看着林殊一天天痊愈,知道他离开琅琊山的时间已近,就送了他“长苏”二字作为离别礼物。
当被问到想用什么姓的时候,林殊看着窗外发了好一会的呆,直到蔺晨几乎耐不住准备起身的时候,林殊的声音才有些艰涩地响起:“就叫梅长苏吧。”
梅长苏此时终于明白这大概是他的前世,想想之前因为霓凰对少年产生的些许嫉妒,不禁哑然失笑。

而梦中的故事还在推进。
一年后云南战事又起,南楚大军进犯,边疆告急,加上霓凰颓废消沉的样子他也是亲眼目睹,皇帝终于稍稍放下戒备,紧急派穆王返回云南护卫边疆。
没人料到这一次南楚会如此孤注一掷,密密麻麻的两国大军陷入混战,鲜血慢慢染红了战场。
更加加剧战局艰难的是朝廷的不作为,云南的粮草早已告罄,支援的粮草迟迟没有到位,而在廷报上写着早已出发的援军更是毫无踪影。
得知这一消息的林殊更是立刻放下手中筹划到一半的帮派,带着新筹集的下属和旧部紧急策马赶往云南,不料刚出廊州便收到穆王战死,霓凰郡主临危受命,全军缟素迎敌,血战楚骑于青冥关,歼敌三万的消息。
林殊叹了口气,知道已经无济于事,调转马头回府,却又因为强行骑马,大病一场,把蔺晨气的跳脚,匆忙从琅琊山赶来救人。

随后的几天,梦中的少年少女逐渐长大,终于成了温润如玉的江左盟宗主和英气沉稳的一军主帅。
看着他们离别后惊喜重逢,重逢后却再次为国离别,看着梦中前世的自己许下那个缘许三生的诺言,梅长苏惊讶地发现梦中林殊对霓凰关心却不敢靠近,全心为霓凰着想却不考虑霓凰意愿的反应,几乎与他现在一般无二。
看着梦中原本英姿勃发,银盔长枪的南境女帅孤独终老,最后在梅岭走完她的一生,梅长苏清楚,他要跟霓凰好好谈谈了。

【论坛体】胖了一圈的大少爷回来啦(8)(9)

#汪处洗白预警
#总之这就是个当时革命者的论坛,无论国共
#我告诉你们我为了洗白汪处什么都干的出来
#也不要问我没手机是怎么刷论坛的
#我就是想让楼春好好谈个恋爱,然后趁早出坑
#大姐粗线倒计时⌛

351#
这是个红娘楼,不是美食楼【白眼】
352#
容易吓跑新来的无辜群众
353#
不觉得红娘楼更容易吓跑么2333
354# 九秋风露越窑开
楼春共舞远处视角.JPG
355#
啊啊啊啊啊啊啊配一脸啊
356#
小姐姐的照片!!!好漂亮!!!
357#
小姐姐!!!好好看!大哥也好帅!
358#
其他都好,就是拍的这么远,差评→_→
359#
就是→_→五官都是糊的
360#
能看到我就心满意足了 (∩_∩)汪处好好看,大哥好好看,楼春配一脸
361#
这么看起来汪处还挺高的,白色洋装穿着超好看,身材好好(✪ω✪)
362#
+1,就是大哥有些。。。月半
363# 大少爷好帅
楼上说什么呢?!这叫健壮!什么月半→_→
364# 搭档帅炸
+1(小姐姐好好看死而无憾)
365#
看到现在我已经无力吐槽他俩了。。
366#
╮(╯▽╰)╭这就是个红娘楼
367#
看到照片一个个的称呼都由汪处变成小姐姐了→_→不过汪处看上去挺年轻的
368# 上司和搭档有一腿怎么办急
废话,三十不到的人能不年轻么(ㅍ_ㅍ)(阿诚先生你照片能不能好好拍→_→注意无关人等行么)
369#
咦梁处长,这是也上照了的意思么?
370#
哈哈哈哈绝对是背景里那个缩在角落里拄拐杖的那个哈哈哈铺屏而来的怂气
371#
哈哈哈哈我也看到了
382#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怂了23333一腿好萌
383#
楼春配一脸啊我的天
384#
楼上真是迟钝2333,不过鉴于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坚定了我拉郎的信念
385#
楼上+1,他俩这颜值和亮瞎眼的虐狗气息,不在一起真是哔了狗了
386#
+1,不过不要虐狗,狗招你惹你了→_→
387#
喂喂喂,楼歪了诶
388#
楼这种东西,歪着歪着就习惯了233这不是我们楼的传统么
389#
不早了,大家洗洗睡吧
390#
我们这还在打仗呢
391#
楼上辛苦了,我睡觉去了
392#

393#
我草草草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不早起的同志有美人看啊!!!我看到汪处了!!我觉得比昨天晚上的装束还好看,看上去更年轻了
汪处晨跑.JPG
394#
早上起来刷了下论坛,心脏收到了冲击
395#
刚起来就原地爆炸
396#
好漂亮嘤嘤嘤
397#
妈妈我想娶她!
398#
对就是她!
399#
不得不为楼上上的勇气击掌赞叹俯首称臣orz
400#
不过真的好漂亮,我觉得党性受到了冲击。。。身为一个正常男人,我有些嫉妒明大少爷
#401
我觉得还是昨天晚上的好看
#402
哦不不不,我觉得不是一个风格,一个是那种优雅端庄的大家闺秀,一种是青春活泼的少女
#403
+1,我有些赞同400楼。。。羡慕嫉妒【最后一个字就算了,没这个胆(ㅍ_ㅍ)我怕被76抓去喝茶】
#404
我觉得楼上你敢嫉妒就很有胆子了。。党性呢?身为拥有坚定信念的革命工作者,你的党性呢→_→
#405 上司和搭档有一腿怎么办急
回复#403:放心,不会抓你来76号喝茶的
#406
那我就放心了(..◜ᴗ◝..)汪处脾气也没有说的那么暴烈嘛
#407
梁处长早~在干什么呢?
#408 上司和搭档有一腿怎么办急
回复401:那是你没见过她工作时候的样子(ㅍ_ㅍ)
回复#406:她会送你一套美甲护理【微笑】
回复#407:等那个小娘们晨跑(ㅍ_ㅍ)
#409
汪处这么好?!⊙﹏⊙∥总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劲【看不到汪处红唇照片的我已然绝望】
#410
诶为啥要等汪处晨跑( ̄□ ̄;)【感觉不太对劲+1】【有这些照片我已经知足了】
#411
美甲护理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ヾ(。ꏿ﹏ꏿ)ノ゙
#412 上司和搭档有一腿怎么办急
我昨天收到上峰电报让我去试探她一下,看看有没有投诚可能,大概这楼里谁活动成功了吧
楼上,看你那个表情,我觉得应该差不离
#413
噢耶ヾ(≧∇≦*)ゝ有希望了!汪处来了吗来了吗?之前拍照的战友还在吗?
#414
真是个好消息,不过还是很好奇美甲护理是什么
#415
简单来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拔指甲
#416
Σ(っ°Д°;)っ长官我害怕我要回家
#417
嘿我说至于怂的静默一分钟么ヾ(。ꏿ﹏ꏿ)ノ゙
#418 本书谢绝翻阅
我觉得你们。。。真的好闲
#419
女王大人(๑•̀ㅁ•́ฅ✧)早
#420
出现另一个女王,奇迹般的不怂了
#421
拔就拔╰_╯shit!为了我家楼春!老子豁出去了
#422 我喜欢小仆人
楼上好魄力👍🏻中间那个是什么意思?
#423
楼上你不知道?那代表为了中国奋斗到底,抗战必胜(..◜ᴗ◝..)
#424 我喜欢小仆人
(ᵒ̤̑₀̑ᵒ̤̑)哦,shit!shit!shit!
#425
(๑´꒪ͧ ۂ ꒪ͧ ་ེ๑)
#426
Shit!
#427
(๑'ᴗ')ゞ💩扔你一脸
ʚ💩ɞ【飞翔】
#428 我爱小仆人
楼上你怎么这么不文明→_→
#429
我的错(>人<;)
#430
我拍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决定从此改叫梁处长梁萌萌,太萌了,怂的不行!低头训话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汪处这气场真的帅的不行,你们自己感受一下
汪处梁萌萌对话.JPG
#431
感谢楼上!梁处长真的好怂哈哈哈,昨天晚上没看清楚,这张清楚地怂哈哈哈我家汪处帅我一脸
#432
你家个啥?我家汪处!
#433
楼上争个锤子?楼春雄起!
#434
23333楼上
#435
文明文明文明
#436 九秋风露越窑开
你们真的好厉害,什么都能拍到。。。大哥和汪处长今天要参加一个商业沙龙,有可能的话我帮你们拍张照,不过我应该不会进去,所以只能看情况
#437
卧槽今天的商业沙龙?????Σ(っ°Д°;)っ阿诚哥,谁举办的?
#438
楼上你不会今天也要去商业沙龙吧?
#439
对啊对啊,难道要见真人了?(✪ω✪)
#440 九秋风露越窑开
汪芙蕖办的
#441
草。。。让我缓缓
#442
QAQ真的假的,羡慕楼上,见面就算了,一见还见两个
#443
嘤嘤嘤我也想看
#444
一定要记得拍照!录音!不行也要有文字稿!具体经过!至少一千字!
#445
我知道了。。。我现在还没缓过来(ㅍ_ㅍ)我去准备了,要出发了
#446
等你哦(✪ω✪)
#447
好期待(✪ω✪)我发现我们这个楼真是强大,汪处工作有梁萌萌和滴滴妹子,生活有阿诚哥,过去的故事有小少爷,还有一大帮热心战友负责各种偶遇,全天候全方位爆料汪处
#448
要是汪公馆也有人就好了【托腮】
#449
别想了,我听说汪公馆连个仆人都没,全被汪处辞退了,而且汪处有时候会留宿76号,她跟汪芙蕖关系好像一般
#450
QAQ这样她身边还有什么人,就一个明大少爷还动机不纯

咱们老百姓啊今儿真高兴ヾ(´∀`。ヾ)庆祝离阿壳有史以来第一次距离这么近(那也差了一个省)【划掉】发两段

自家本命太美好,刷刷微博要老命(*/ω\*)

AA小天使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生物(T▽T)【捂心口躺平】
就知道回家刷微博会倒地不起 o(╥﹏╥)o
妈妈她怎么会这么好看她怎么会这么暖 (T▽T)
据说因为人太多饭都没吃(T▽T)
吓得阿壳下次都不来了怎么办
这辈子离她最近的一次(*/ω\*)

试图配齐10张图,找了一圈发现手机里存的最多的居然是AASS的表情包。:゚(。ノω\。)゚・。表情包少女不能怪我

老流氓和冰山脸.6

这篇垃圾同人吃枣药丸🌚已经写不下去了

6
沸腾了一天的娱乐圈到了第二天晚上还是热度不减,不过因为当事人没有一个做出回应,相关好友除了蔺晨这个幸灾乐祸的发了个似是似非,实际上什么意义也没有的微博,其他的也一致保持沉默,不过这阻止不了#苏凰在一起的话题迅速占据各大新闻娱乐版和微博头条。
梅长苏看着自己黑屏的手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他倒是真的没注意到跟霓凰吃饭的时候有粉丝在场,不过鉴于他一向一跟霓凰待在一起就保持两耳不闻窗外事状态,没发现也不奇怪。
他是回到家才发现微博已经沸腾一片,手机上也已经有了黎纲和甄平的一大串红彤彤的未接来电,看了看手机,发现因为刚下飞机忘记打开声音,索性把手机直接关了机,丢在沙发上。

他跟霓凰去了云南。
霓凰说她真正出生在云南,父母在她十岁之后搬到北京,这才和他认识,她说想去云南看看。
正好他也觉得他好像把什么东西丢在了云南,最近又处于息影状态,难得的假期,他们就一起上了飞机。
说来也奇怪,从到了云南开始,他就开始做梦,以前他虽然睡眠质量不好,却从不做梦,只是浅眠,可在云南却是每天一个梦。
梦里是古代一对青梅竹马的少年少女,并随着他梦境的推移逐渐长大。
他清楚云南是个神奇的地方,而他因为什么不知名的原因,以入梦的方式得知了一段历史,因为这段梦太真实,他能肯定这不是他的臆想。
他没跟霓凰提起他的梦,可能出于对未知的畏惧和谨慎,或者实际上是因为一种有些酸涩的情绪。
那个少女叫穆霓凰,那个少年却不叫梅长苏,而梦中的他们是那么般配。
他看着小小的霓凰在梦里欢笑着,和她的林殊哥哥买花灯,舞剑,学兵法,大晚上抱着被子不睡觉只为了等一个翻墙而来的小少年。
那是那个他熟悉的霓凰脸上从没见过的笑容,那个霓凰是疏朗的,是大气的,霁月光风,好像月初的那弯月,清朗,瞩目,却不如满月那般过满,充溢之后逐渐消逝。
可梦中的少女会在提及未婚夫时满脸羞红,会在被调笑的时候娇俏地捶一拳林殊的肩膀,会冲着父母做鬼脸,路见不平会仗义出手,也会在和生林殊的气后窝在被窝里小声骂着她林殊哥哥哪里不讲理,并在第二天被一盏他亲手做的花灯哄得喜笑颜开。
他逐渐开始期待每晚的梦境,并衷心祈祷梦中的少年少女能平淡安稳地携手终老。
他终究是梅长苏,君子风度让他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不会嫉妒,反而会送上自己最真诚的祝福。
可某天晚上的梦境改变了他一直以来的看法。
那是一场噩梦,一切都天翻地覆,仿佛堕入一个无法逃出的地狱。
全家丧命,伴随着还有全军的冤死,少年侥幸死里逃生,却中了难以治愈的奇毒,少女一家身为亲家遭到怀疑和猜忌,不得不滞留京城,遭到监视。
梦里的那些卑鄙阴险的算计和阴谋,那些衷心护国却死于权谋之下死不瞑目的将士,几乎一触即发的局势,皇室血腥的镇压,穆王府举步维艰的处境,让他最终满头冷汗地从梦中惊醒。
他终于放弃,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场梦,他选择第二天跟霓凰爬上了雪山,累得精疲力竭来让自己避免梦境。
可梦境还是始终如一地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