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方的柠檬

死在肖根坑底,挣扎不起的某人→_→
苦逼学生党(T▽T)

老流氓和冰山脸.10

10
(原著并没有写老阁主叫什么,我只能随便编了一个蔺天。婚礼我也没经历过,网上查的,大概有很多不符合实际,各位见谅。)
早该想到梅长苏会请谁当伴郎,秦般若在心里恨恨地磨了磨牙,表面却板起了脸,嘴上向蔺晨发起了她一向的问候:“哎呀死胖子,几天不见又胖了不少啊?”
“秦般若你个冰山脸能不能换句台词?明明是小美人总板着脸干嘛呢。要不要给爷笑个?”成功接收到秦般若问候的蔺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已经开始了习惯性的反驳。
不屑地轻嗤了一声,秦般若高冷地扭过了头无视了蔺晨,任蔺晨在耳边不断轰炸也再不给他半点反应。
听着后座充满活力的斗嘴声,前排的梅长苏和霓凰狡黠地相视一笑。

现场的布置有些出乎霓凰的预料,本以为经过那些梦境,梅长苏应该会更偏向于中式的婚礼,而现场的宾客却是统一的西式礼服,包括他们的婚服也是如此。霓凰挑了挑眉,也罢,西式也挺好。
因着双方长辈都已亡故,梅长苏只请了蔺晨父亲蔺天为证婚人,在场的再无其他长辈。都是年轻人,自然不那么受条条框框拘束,梅大宗主准备的惊喜便不用照着婚礼传统的规矩来,任他自由发挥。
自他们一到场,现场已经坐好的年轻人霎时沸腾,言豫津还躲在人群中不断吹着口哨,霓凰甚至能听到一向守礼的景睿语气焦急的劝阻声,而一向会对言豫津的玩笑采取暴力镇压的夏冬则在一边拉着聂锋满脸感慨地笑得合不拢嘴。梅长苏在红毯的这端松开霓凰的手,小心翼翼地交到了蔺天手里,走到红毯的另一端,挥手拉开幕帘,后面竟是一架钢琴。
现场霎时轰动,梅长苏出道这么些年除了笛子,从没展现过其他乐器上的技能,这一次为了霓凰全都施展开来,在场的简直是历史见证者。
梅长苏掀开琴盖,看着光可照人的黑白键,轻轻舒了口气。
其实关于这首歌的选曲,他想了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婚礼金曲在耳边响起。最终想到了他们的三世之约,他们之间走过的生离死别,聚散离合,还是选了西城的the rose。
走过前世的青梅竹马,刀光剑影,生死相隔。
走过今生的似曾相识,畏足不前,幡然醒悟。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兜兜转转,她还是他的妻。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it's the only seed.
我说,爱是绽放的花朵。
而你,是那唯一的种子。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