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方的柠檬

死在肖根坑底,挣扎不起的某人→_→
苦逼学生党(T▽T)

【翻译】Three Hours

碎碎念:来自想要努力学习但是手贱想要吃糖又被微博首页们反复戳刀于是只能自力更生的一只准高三狗的渣翻(T▽T)

授权链接🔗http://155025.lofter.com/post/1d987b50_b658300

Three Hours
by BadWolfKaily
第一个小时

这是一个Shaw有权利不高兴的时刻。他们本应该在处理一个号码的路上,但是他们的电梯卡住了……卡住了!发生这种情况的几率有多大,特别是与Root,机器的人机界面一起卡住?如果这是来自机器的某种病态笑话,她发誓她会踹它的屁股。

“这是你的错,你意识到了对吗?”

Root看上去丝毫不受他们的困境影响,只是咧嘴一笑:“哦?为什么呢?”

Shaw把手臂交叉抱在胸前,怒视着黑客:“任何能让我和你单独待在一起的事情。”

“如果我想单独和你待在一起,随时随地我都能做到。我不需要让我们困在一座电梯里,Shaw。”

Shaw注意到她姓氏的使用,通常都是Sameen或者Sam,Root只在她少有的几个不想调情的时候才用Shaw,那个女人跟她调情的方式写下来可以装满一个纸袋。

转开视线盯着墙壁,Shaw咕哝:“随便吧。”

Root在她的身侧轻笑。



第二个小时

“说真的,修好一台该死的电梯需要多长时间?你不能叫机器快一点吗?”

Shaw把她的夹克扔到一边,盯着天花板,希望这个该死的东西能够开始运转,机器能就像她说的那样,魔法般地让它自我修复。

紧握着拳头,Root把头靠在墙壁上休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来。看上去没有注意到Shaw的问题。波斯人看着她:“Root?”

“嗯?”

“那个机器?她能快一点吗?”

“相信我,她在努力了,不要忘了她现在是全新的了。”

“好吧,好吧,只是努力不要在我们离开之前把氧气耗光了。”



第三个小时

Root真的开始看上去有些苍白了,一直流着汗。

“你还好吗,Root?你看上去不太好,不是说我在责怪你,我们已经在这里卡了三个小时了!”Shaw对着这个依然瘫痪的电梯角落的监控吼叫着。

沉默了五分钟后,Root愤愤不平地咕哝,并开始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来回踱步。惊讶在Shaw脸上划过,接着变成担忧,她从没见过黑客这个样子。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还在轻微的发抖,她的拳头握得紧到一定在手心留下了印记。

“哇哦老虎,冷静点。”

“冷静?你叫我冷静?我在过去的三个小时都在试图保持冷静,但你知道吗Shaw,我再也无法冷静了。该死的,做点什么!”

Root开始猛烈地砸墙,在墙上胡乱抓着好像她可以把墙挖开来出去。泪水混合着她脸上的汗水流了下来,Shaw一下子站了起来,强硬地让Root坐在地上。

Root挣扎着试图挣脱Shaw的控制,伸手努力够门,手臂朝各个方向乱挥。她的眼睛睁大,好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努力挣脱的的小动物。但她被Shaw推了回来,她的手在背后锢住她,胸口对着胸口。

“Root!Root,冷静,你没事!冷静,听我的呼吸声,随着我的呼吸调整你自己的,快点。”

Root花了好一会时间才放弃反抗波斯人,专注在自己的呼吸上,而这让她几乎筋疲力尽。她发着抖,努力忽视似乎离她越来越近的墙,感觉到光回到她的视线里,她疲惫地把头枕在Shaw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Sameen”一声破碎的呜咽从Root的嘴唇冒出。

“你很好,只是保持呼吸,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交给我就好。”

一声嘲讽。“我从没想过我会听到你这么说。”

“闭嘴,保持呼吸。”Shaw假笑了一下,放松了压制。“谁会想过你是个幽闭恐惧症。”

Root露出一个虚弱的笑。“这个故事,也许下次再告诉你吧。”

接着电梯猛的一颤,然后他们又开始移动了。“看到了吗,你的机器来的刚刚好。”

让哼着表示赞同的Root坐好,然后安置好她自己。“下一次我们爬楼梯。”

“然后看着你努力爬上五十层楼梯会很有趣,看着你多么脱离形象。”

“然后我猜你会在后面拍我的屁股。”

Shaw的手臂仍旧环着Root,而Root 只是轻声哼着表示赞同。

评论(4)

热度(94)

  1. 企鹅走路摇三摇有点方的柠檬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简·书评 转载了此文字
  3. 极简主义实验田有点方的柠檬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简·书评
  4. 52Hz的鲸有点方的柠檬 转载了此文字
  5. 52Hz的鲸有点方的柠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