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方的柠檬

死在肖根坑底,挣扎不起的某人→_→
苦逼学生党(T▽T)

【翻译】The Hanging Tree

碎碎念:自己都被虐的心肝疼的一把青龙偃月刀,一场实力暴击,千万慎点。【严肃脸】【迷妹何苦为难迷妹系列】
如果真的有人点了进来,来,先跟我念三遍简介:
At the end,Shaw calls Root.
At the end,Shaw calls Root.
At the end,Shaw calls Root.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下面放文。
PS:这篇文的授权F站上问了一遍,邮件又发了一遍,目前还没回复,侵删侵删。
PPS:bgm是饥饿游戏的主题曲《the Hanging Tree》,原作也是听这首歌才写了这篇文。(虽然我觉得这首歌有点诡异(´⊙ω⊙`))


The Hanging Tree
by randolhllee
Chapter 1

“你是否

会来到这棵树旁

这是我让你离开的地方

这样我们都可以得到自由

这里发生了奇怪的事

可更奇怪的是

我们午夜

在这棵绞刑树下相会

你是否

会来到这树旁

颈上带着绳子做成的的项链

与我肩并肩

这里发生了奇怪的事

可更奇怪的是

我们午夜

在这棵绞刑树下相会”

“有点忙呢,Shaw。”Root有些烦躁。Shaw能够听到电话背景里突然响起的枪声,隐约的哀嚎声顺着紧绷的手机线路传来。从带着裂痕的屏幕漏出的锯齿状的光照亮了她周围的混凝土地,她的手失去了握住手机的力气,手机咔嚓一声砸到地面上。

“Shaw ?”她听到了Root声音中的担忧,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和一声咕哝。她完好的那只手垂到了手机旁边,她将手机拉近她流着血的脑袋。Shaw半闭着眼睛甩了甩头,带着浓浓的睡意,试图把注意力放到那个小装置上。

“Root。”她呼吸着,痛苦地咬着牙。离地铁车厢不远的地方,她听到枪声又开始响起,她知道,John正试图穿过地狱开出一条路接近她,那只意味着Harold已经不再需要保护,那个认知仿佛一声沉闷的重击,砸中了Shaw存放情绪的结实木箱,而电话中响起的一声枪响预示着有更多的交火正在接近Root。

“Shaw,发生了什么?她看不到你。”Root的声音透露出被小心控制的慌乱,而Shaw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可爱的方面,挣扎着保持清醒。

当她移动她的舌头的时候,她能尝到嘴里浓重的咸味。“地铁…三个小队…每队十个…”

Root那端爆发了一次激烈的爆炸,导致脆弱的手机扬声器发出尖锐的警报。“Sameen,你受伤了吗?”Root的的声音比她之前任何一次听到的都要高,好像一个被掷出后极速向上飞着,最终脱离了视线的手榴弹。

“一点。”Shaw咳嗽着轻笑回答。“在休息。”她尝试着用她的右手做出一个手势,然后才想起Root在离她很远的地方,看不到她的手势,而且她的右臂正无力地在她身下扭曲着。她尝试着将它扭转回来,茫然的意识到也许她正在阻止血液的畅通,而同时她的左腿同样毫无知觉。“奇怪。”她叹了口气。

“继续跟我说话,Sameen。”Root的声音有些破碎,而Shaw不知道是因为接收不良的通讯还是因为她的情绪。“哪里奇怪?”Root那头背景里的噪音小了下去,但是嘎吱声还在持续着。

Shaw的耳边交杂着嘎吱声和从她右边传来的警报声,那听起来好像一群罗特韦尔犬在进食,这个想法让她想起了bear。

“Bear?”她喊道,但听起来只像一声低语。“他们在……去找John。”她挤出一句话就停下了。她的呼吸越来越快了,血泡从她的嘴唇冒了出来,流到她脸边上布满灰尘的水泥上。“笨蛋,”她有力地补充道,“Bear?”

她听到她的左边传来一声呜咽,最终,她成功转向了那个方向,却让她身下的胳膊更加扭曲了。她已经感受不到那只手臂了,所以这看上去没什么要紧的,但当她的左臂撞上地面时,她还是忍不住“嘶——”了一声。她的枪戳进了她的背,而且似乎有什么金属的尖锐的东西从她的上腹部穿透了她的身体。

“Bear?”

“Shaw,继续说话。”Root尖细的声音好像一根细细的声线沿着她正在摸索着的左手,传到Shaw的耳朵里,她的指尖触到了湿湿的毛皮,她反射性的摸了摸。

“Bear…”她的手摩挲着德国牧羊犬的身侧,感觉到曾经光滑毛皮和坚实的肌肉变得如同凹凸不平。“乖男孩…”Shaw不太确定是bear呼吸很奇怪,还是她的手在发抖,不过当她手下的胸口颤抖了一下的时候,那个问题立刻有了答案。

“乖男孩…”她觉得她已经喃喃了好几个小时,但她不确定声音是否真的传到了冰冷的空气里。

“Shaw,我找到了一辆车,我在路上了。”只有最后一个破碎的音节传入了Shaw此时仿佛带着钢铁头盔的脑袋,她将她握着电话的手拉近她的脑袋,努力聚集了她的声音。

“不。”她无力地完成了句子。地铁站看上去更暗了,不过也可能是她的幻觉。她再也听不到John的声音,那个士兵仿在她的大脑最深处开庭,宣称他和她的五感都因她而死。

“十分钟我就会到那儿,告诉那个大白痴至少在那期间保证你和Harold的安全!”Root的声音听起来很绝望,就像每次她和Harold交谈的时候一样。她总是跟Shaw开玩笑,但Shaw通过窃听器听到了Root跟Harold说的话。Root很清楚这场战争的利害关系。

“走。”Shaw尽可能清楚地说。虽然她听到的只有血液在她头部的静脉奔涌,然后滴落到地面的声音,而几乎听不见她自己的声音,她感到头晕和一丝隐约的自豪,因为她把那个词说出来了。Root会活下来,然后继续战斗。

“Shaw,只是——”她再次尝试,固执地证明她可以。

“走。”Root能赢,Shaw有些恍惚的想。那个女人有种异于常人的破坏力,Shaw喜欢那点。

“Sameen!”

“走——”她感到她的手指变的很沉重,手机从她的手中脱落,但她一直低声念着,直到她的嘴唇不再蠕动。她茫然地意识到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当下一次吸气没有跟上呼气时,她突然被一阵光照亮,世界变得好安静,然后她离开了。


碎碎念:不幸看完的,来,跟我再念三遍简介:
At the end,Shaw calls Root.
At the end,Shaw calls Root.
At the end,Shaw calls Root.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翻译的时候才意识到这篇文真是。。全员狗带,剩根妹和豆豆?Σ(☉▽☉"a。。。Seriously?小乔把锤砸留下,你把根妹留下?(╯`□′)╯~ ╧╧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