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方的柠檬

死在肖根坑底,挣扎不起的某人→_→
苦逼学生党(T▽T)

鱼的七秒记忆


ooc属于我,帅气和美好属于肖根。(v^_^)v
下篇戳这:(谁能教教我怎么发那种缩短了的链接QAQ)

http://155025.lofter.com/post/1d987b50_b71b6d4


第一秒

你不知姓名,不知来历。
别人不愿靠近你,你也不愿低下头腆着脸卑躬屈膝。
自你有记忆起,就生活在这一尺见方的水族箱里。
哦,忘了说了,你是一条鱼。
周围的鱼来来去去,被人买走,又有新的被放进来,可没有人愿意带你回去。因为你全身漆黑,与周围那些花花绿绿的鱼格格不入。
那日,你正发着呆,却仿佛突然有了感应,抬起头看向门口。
逆光站立着一个高挑纤瘦的女子,一头漂亮的粽发泛着光,穿着黑色西服套装。
刺目的阳光下你看不清她的脸,可就是直觉地知道,她也在看你。
大概就是那一眼,你记住了她的眼睛,棕色的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带着一点狡黠的笑意,清澈地像是店主人偶尔拿出来擦拭的琥珀。
于是你知道,你找到去处了。




第二秒

她把你带回了她的住处,不是家,她说没有地方是她的家。
你知道了她叫Root,本该是万物之源,却无家可归的Root。
她说她是一个黑客,说起她的职业时,她笑的很是骄傲,像是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她说她是最顶尖的,看着她的笑,你摇了摇尾巴,作为认同。
她一直过得肆意又无所牵挂,你甚至觉得有一天,她会在破解世界上最难的系统之后,骄傲地举枪自尽。
直到那天,她说她好像找到了她的信仰。
那是第一次,从来都是冷静却又张扬到无所畏惧的黑客眼神里出现了虔诚的崇敬和向往。
你由衷为她高兴,为她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你看着她一脸兴奋地给自己下了死亡通牒,穿上了优雅的灰裙,扎成发髻,扮成另一个人。
她对你露出一个恬静的笑,用一种刻意压低放缓的优雅声线说,她叫Caroline Turing,心理医生Turing。



第三秒

你见到了她等的那个人,是一个脑袋小小的戴着眼镜的小跛子,还有一个穿着西装,一身杀气的大个子跟在他身边,大概是保镖吧。
小跛子看上去是个热心肠,但转动脖子的方式有些奇怪,总是带着半个身子一起转过来,好像脖子有点毛病。
他看上去稳稳重重的,不过她说,他受惊的表情看上去像只小仓鼠。
你记住了她信仰的名字,the machine。
她离开了很久,你知道她要给自己一个答案,所以她绑架了那个小跛子。
堆在鱼缸边沿的鱼食快吃完了,正当你想着到底是饿死比较优雅,还是缺氧的死相更好看些时,她回来了。
一身皮衣,脸看上去有些疲惫,后颈上甚至还有电击的痕迹,只有眼睛却还是像初见时那样明亮。
她说,她的信仰找到了,那个小跛子就是上帝之父。
她在你面前笑眯了眼,像一只偷到腥的猫,你却莫名有些不安,一个无牵无挂的小疯子有了信仰,你不知故事会怎么继续。
而你平生所愿,也只是她安好而已。



第四秒

她又开始给人下套了。
她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特工,不过正主正在浴室里昏迷不醒。
这次来的是一个小矮子,不过是个很漂亮的混血小矮子,嗯,大概就比她差那么一点点吧。
小矮子身上有一种冷漠的杀气,你总觉得透过她那双漂亮的黑眼睛能闻到里面的血腥味。
小矮子脱了大衣之后显得身材很好,你没有错过她暗暗倒吸了一口气。
不过当时,不管是你还是她,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小矮子最后对你们会意味着什么。
小矮子因为浴室里正主发出的声音发现了破绽,不过还是玩不过智商碾压的她。
她把小矮子绑在椅子上,整个人几乎贴到小矮子身上,手里拿着一个熨斗。
本该是异常诡异的画面,看上去却莫名有种奇妙的和谐感。
你摇了摇尾巴,觉得这是你的错觉。



第五秒

她最近笑的越来越多了,不知道是the machine,还是那个小矮子的缘故。
她总喜欢不分场合调戏小矮子,脸上挂着一个顽皮的笑,嘴上说着一些看似亲昵的话。
听那个卷毛警探说,她居然在被人追杀的情况下,还在跟小矮子开玩笑,气的卷毛警探几乎炸毛。
她总是这样,看着很近,跟人第一次见面就可以拖长她甜腻的嗓音,叫着别人的名。
可最后却总会发现,她总是跟你隔了一层纱。
你一边祈祷着,她能找到她的家,一边又担心着,她那个小疯子,行事向来无章法可循,若真栽了进去,出点什么事就是世界末日。
不过小矮子的面瘫脸也开始有了波动,或是一个鄙视的白眼,或是一个浅浅的笑,比以前生动多了。
第一次看到她笑的时候真的吓到你了,不过小矮子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她该多笑笑,你暗暗的想。
你开始害怕了。
平常,她总会在忙碌过后来看看你,用纤细的手指戳戳鱼缸,跟你唠唠今天她的机器又怎么怎么样了,小矮子今天又笑了,小跛子今天改了一整天作业快要疯了,大个子今天又被bear扑倒了。
这是你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候。
那个平时总是玩世不恭样子的黑客,会在说起那些人的时候露出最真实的笑,哦,特别是讲到机器和那个小矮子的时候。
可今天,她没有一脸顽皮地戳你的鱼缸,没有幸灾乐祸的说着那些人笨拙的隐藏身份。
她只是手指轻触着玻璃,说,她有些累了。
那是你第一次,听到她蜜糖般的声音满是绝望和疲倦。
她和小跛子的谈话,一针见血,将他们脆弱的安全表象完全撕裂开来。
你看不到希望了。



第六秒

你从没想过这场分离会来的那么快。
这是你从没见过的她。
颓废又压抑,懊悔而愤怒,冷静地疯狂。
她低着头,浓密的粽发挡住了脸,缩在沙发里,剩下小小一团。
那个小矮子没有回来。
你看出了小跛子的欲言又止,大个子视线扫来时满溢的担忧。
你没有动作,只是看着小小的她。
当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你看着她泛红的棕色眼睛里,充斥着无所顾忌的疯狂,好像回到了你最初遇见她的样子。
于是你知道,他们拦不住她了。
她出去了,小跛子怕她出事,一直跟着她。
接下来的几天,你再没看到过她,不过你能从大个子有些颓丧的脸色中知道她的情况不太好。
你能想象那个回归最初的她会干出什么事情,你只能祈祷着,祈祷小跛子能拉着她点。
而看着大个子还能安坐在地铁站里的身影,似乎成了她还安好的唯一证明。
那个晚上,她回来了。
好久不见,你轻轻摇了摇尾巴。
她的手指划过鱼缸,原本清澈的眼睛满是血丝。
她把头枕在桌上,手臂环着鱼缸,侧着头静静看着你呢喃,她想她了。
说着,眼眶又红了起来。她把头埋进手臂,沉闷了半响后,哑得不成样子的嗓音才涩涩地响起,是她叫她去帮忙的,是她害死了她。
你满心酸涩的看着被玻璃放大后的她,那头粽发间夹杂着几根银丝。
你觉得心里空了一块,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不过你是一条鱼,谁知道呢?



第七秒

就在你觉得在天天看着她这样下去,你迟早会成为世界上第一天心肌梗死的鱼时,小矮子回来了。
整张脸瘦的看不到肉,眼眶凹陷的几乎脱了人形,可她还是回来了。
她终于笑了,泪水盈眶,却终于变回那个有了家的Root,有Shaw的Root。
你兴奋的在鱼缸里游来游去,溅出水花四溢。
小矮子注意到你的兴奋,朝你安慰地笑笑,注意力却还是在她的身上。
当看到小矮子和她靠得越来越近时,你甩了甩尾巴扭过头,嗯,接下来未成年鱼禁看。
你翻了个嫌弃的白眼,却从内心底透出了快乐。
你觉得你似乎做了一场美梦,你梦到小矮子回来了,于是她笑了。
现在,似乎梦醒了。
因为你发现,她不见了。
小矮子没什么表情,她坐在你面前,仿佛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你摇摇尾巴,搅出水花,问她,她去哪了。
小矮子没有回应,她只是定定的看着你,你却觉得她在透过你看着另一个人。
这个想法让你全身一凉,于是你更加用力地翻搅。
一滴水溅出鱼缸,落在小矮子的眼角,顺着脸颊缓缓滴落,仿佛一滴泪。
于是你僵住了,觉得可能是吃坏了什么东西,把你的鳃堵上了,让你有点喘不上气。
小矮子仿佛被那滴水惊醒,她郑重地看着你,好像要给你一个交代。
她,走了。
你仿佛听到她这样说。
走了?她怎么可能会走。这是她的家,小矮子还在这儿呢。
你听到你的心里属于她的声音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是,我让她走的。
什么?你震惊地僵住,觉得难以置信。
你清楚的知道她对小矮子并不是一厢情愿,于是你觉得,大概你的耳朵也出了问题。
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
我说,她不走我就开枪打她。
小矮子低下了头,两撮平时桀骜不驯的小龙须颓丧地垂着,看不清表情。
于是你不再发问,你仿佛知道再问下去会得到什么答案,而那个答案能让你直接跳过心肌梗塞的过程,进入死的结果。
你抬头看着小矮子,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满心酸涩,你不知道,这些在黑暗中行走的人,当他们都离开了之后,会有谁记得他们。
毕竟,鱼只有七秒记忆。
你转过身,游了一圈,已忘了来时的路。


碎碎念:听姚贝娜的《鱼》突然席卷而来的脑洞,然后写的时候居然被自己的脑洞虐懵了⊙﹏⊙∥
第一次写同人,ooc,中二病患者,而且是大半夜被脑洞虐的睡不着爬起来码的字(*/ω\*)不过看在马上要考试还为了肖根写文的份上,板砖轻拍(*^ー^)
感觉写完尴尬症都犯了,总觉得我还是更适合不用太动脑子的翻译→_→而且说起来四五季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看完,全靠剧透。513前开始写,本来名字打了《根妹月祭》,然后感觉会被拖出去打死o((⊙﹏⊙))o,于是加了个《/吐便当纪念》。本来是打算根妹吐便当就写【下】发糖,然而513只有机根 o(╥﹏╥)o 。tra说好孩子不能虐,而且还要抵挡小乔夹了屎的刀,所以也许会有【下】来强行HE(´⊙ω⊙`)?不过ooc是一定的,有没有还是不一定的。
能撑下来看完了的,给点意见呗?
欢迎在评论区或者私聊找我聊天 (∩_∩)

评论(75)

热度(79)

  1. 赵子坷2012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