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方的柠檬

死在肖根坑底,挣扎不起的某人→_→
苦逼学生党(T▽T)

老流氓和冰山脸.6

这篇垃圾同人吃枣药丸🌚已经写不下去了

6
沸腾了一天的娱乐圈到了第二天晚上还是热度不减,不过因为当事人没有一个做出回应,相关好友除了蔺晨这个幸灾乐祸的发了个似是似非,实际上什么意义也没有的微博,其他的也一致保持沉默,不过这阻止不了#苏凰在一起的话题迅速占据各大新闻娱乐版和微博头条。
梅长苏看着自己黑屏的手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他倒是真的没注意到跟霓凰吃饭的时候有粉丝在场,不过鉴于他一向一跟霓凰待在一起就保持两耳不闻窗外事状态,没发现也不奇怪。
他是回到家才发现微博已经沸腾一片,手机上也已经有了黎纲和甄平的一大串红彤彤的未接来电,看了看手机,发现因为刚下飞机忘记打开声音,索性把手机直接关了机,丢在沙发上。

他跟霓凰去了云南。
霓凰说她真正出生在云南,父母在她十岁之后搬到北京,这才和他认识,她说想去云南看看。
正好他也觉得他好像把什么东西丢在了云南,最近又处于息影状态,难得的假期,他们就一起上了飞机。
说来也奇怪,从到了云南开始,他就开始做梦,以前他虽然睡眠质量不好,却从不做梦,只是浅眠,可在云南却是每天一个梦。
梦里是古代一对青梅竹马的少年少女,并随着他梦境的推移逐渐长大。
他清楚云南是个神奇的地方,而他因为什么不知名的原因,以入梦的方式得知了一段历史,因为这段梦太真实,他能肯定这不是他的臆想。
他没跟霓凰提起他的梦,可能出于对未知的畏惧和谨慎,或者实际上是因为一种有些酸涩的情绪。
那个少女叫穆霓凰,那个少年却不叫梅长苏,而梦中的他们是那么般配。
他看着小小的霓凰在梦里欢笑着,和她的林殊哥哥买花灯,舞剑,学兵法,大晚上抱着被子不睡觉只为了等一个翻墙而来的小少年。
那是那个他熟悉的霓凰脸上从没见过的笑容,那个霓凰是疏朗的,是大气的,霁月光风,好像月初的那弯月,清朗,瞩目,却不如满月那般过满,充溢之后逐渐消逝。
可梦中的少女会在提及未婚夫时满脸羞红,会在被调笑的时候娇俏地捶一拳林殊的肩膀,会冲着父母做鬼脸,路见不平会仗义出手,也会在和生林殊的气后窝在被窝里小声骂着她林殊哥哥哪里不讲理,并在第二天被一盏他亲手做的花灯哄得喜笑颜开。
他逐渐开始期待每晚的梦境,并衷心祈祷梦中的少年少女能平淡安稳地携手终老。
他终究是梅长苏,君子风度让他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不会嫉妒,反而会送上自己最真诚的祝福。
可某天晚上的梦境改变了他一直以来的看法。
那是一场噩梦,一切都天翻地覆,仿佛堕入一个无法逃出的地狱。
全家丧命,伴随着还有全军的冤死,少年侥幸死里逃生,却中了难以治愈的奇毒,少女一家身为亲家遭到怀疑和猜忌,不得不滞留京城,遭到监视。
梦里的那些卑鄙阴险的算计和阴谋,那些衷心护国却死于权谋之下死不瞑目的将士,几乎一触即发的局势,皇室血腥的镇压,穆王府举步维艰的处境,让他最终满头冷汗地从梦中惊醒。
他终于放弃,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场梦,他选择第二天跟霓凰爬上了雪山,累得精疲力竭来让自己避免梦境。
可梦境还是始终如一地降临。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