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方的柠檬

死在肖根坑底,挣扎不起的某人→_→
苦逼学生党(T▽T)

老流氓和冰山脸.8

8
完全出乎梅长苏意料的是,当他打开自己的房门准备找霓凰谈谈时,霓凰正一脸严肃地站在他门口,一副正要敲门的样子。
“霓凰,我想跟你谈谈。”梅长苏率先开了口,语气平淡,可没人看到袖口里摩擦地发红的手指。
“正好,我也要跟你谈谈。”霓凰抿了抿嘴,跟着梅长苏关上门,走进房间。

“自从来了云南,我就开始做梦。”霓凰的第一句话几乎崩断了梅长苏的神经,于是她有幸见证了以翩翩公子著称的梅长苏表情破裂,面目呆滞的样子。
两人开诚布公地一番交流,梅长苏才知道霓凰基本是和他一样的经历,做的是基本一样的梦,只不过视角有些偏差。
一阵有些压抑的沉默后,梅长苏搓了搓手指,率先开了口:“郡主绝世风华,气度凌云,苏某心中仰慕,但恐郡主无意,只好退而为友。前世虽为家国,终究负你孤寂一生。如今狼烟纷争已了,我们也已生于寻常人家,苏某敢问郡主一句,缘许三生,可还作数?”
从第一声“郡主”开始,霓凰的眼眶已经开始泛红,却撑着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梅长苏,等梅长苏讲完,眼泪早已止不住,前世的无奈加上今生隐隐的逃避全部汇集着喷涌而出:“共白头,长相守,兄长,你答应过我的。”
梅长苏心疼地搂过他的小女孩,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脸贴上她的额头:“我知道,此生一诺,来世必践,我不是来了么。”

等他们俩的情绪都稳定下来,便开始聊天。曾经的管家成了他们的助理,曾经的好友也差不多依然关系密切,当梅长苏讲到蔺晨好像喜欢上秦般若时,霓凰兴奋地靠在梅长苏的肩头说,发现她与自己的闺蜜成为妯娌的可能性极大。
梅长苏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有些小狡黠,隐约带着昔日林殊的影子:“妯娌?我家小凤凰说得有理,我们是该结婚了,都拖了三世了。”
羞得霓凰顿时着恼,粉拳直往梅长苏身上招呼:“反正你这次身体好,别想我再让着你。”
等梅长苏安抚下了他家炸毛的小凤凰,他们终于进入了正题。
等了三世的梅大宗主这次好容易领回了自己的小凤凰,可不想再等了,只想赶紧把人娶回家。跟霓凰商定了时间,曝光程度和邀请嘉宾,而关于具体细节,曾经欠了霓凰一场婚礼的宗主大人摸了摸他家小郡主的头,表示一切交给他,会给霓凰一个惊喜。
紧张了一晚上后终于安定下来,梅长苏体内的腹黑因子也冒了出来,想起之前蔺晨在片场对他和霓凰一副吃瓜群众看好戏,时不时还加把火的流氓样,梅长苏露出一个调皮的笑,他记得伴郎和伴娘是要牵手的吧?

评论(2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