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方的柠檬

死在肖根坑底,挣扎不起的某人→_→
苦逼学生党(T▽T)

老流氓和冰山脸.9

9
既然已经决定把婚礼交给梅长苏,霓凰就当真一句不问,任由梅长苏每天忙忙碌碌。
不过既然还有空每天和我聊天,那也不算太忙吧?对于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梅大宗主总是一副为你好态度就做决定仍有些耿耿于怀的霓凰偏头想了想,就将那一点点心疼抛之脑后,找自家闺蜜聊天去了。
至于另一头每天忙的脚不沾地,还要努力抽出时间陪自家准媳妇聊天,幻想着某天一向对他心软的小凤凰会心疼,然后允许他一亲芳泽的宗主大人却不知道自家媳妇已经下了让他在婚礼前自生自灭的决定。
彼此之间经历了这么多,霓凰对梅长苏的重要程度已经难以言表,因此对于这场婚礼,梅长苏绞尽脑汁,试图给霓凰一个最完美的婚礼。
转眼间,婚期已到。
地点定在北京一家豪华的湖边酒店,一大清早,霓凰就被秦般若拉了起来,带着一大帮子化妆师服装师给她梳妆打扮。准备的一应婚纱首饰都是由梅长苏亲自挑选,,他知道她偏爱那些素淡的颜色,首饰也多以白色蓝色为主,不过有些出乎霓凰预料的是全都是完完全全的西式。
等一切收拾妥当,便只等新上任的新郎来接人了。梅长苏考虑到霓凰刚拍完戏劳累,加上只有秦般若一个伴娘也闹不起来,况且他们经历的磨难已经够多了,索性跟霓凰商量取消了伴娘挡人的项目。
秦般若看着镜子里高雅大气却明显有些恍惚的霓凰不禁好笑:“我说穆霓凰大小姐,你不是一向以永远冷静自持,怎么现在该冷静的时候却开始发呆了,想宗主大人了?啊呀不要那么着急嘛,女孩子家要矜持啊要矜持。”
听到秦般若的嘲笑,霓凰回过神来冲不着调的损友翻了个白眼:“就你话多。”随即叹了口气,“我只不过没想到我居然还能有这么一天。”
“傻了么?”秦般若撇了撇嘴,心里却也是万分感慨,也就她和霓凰相交甚笃才知道,对外霓凰的感情问题一直是个谜,从初中直到大学的两朵校花多么难追的议论是从没停息过,她是小孩心性玩性大,不想找个人拘着,可霓凰不一样。霓凰对外性子偏冷,一股成熟稳重的大将之风,当然对内那完全就是另一个人了。他们俩性子不拘小节,和男生大多玩着玩着成哥们了,偶尔有来告白的都被霓凰礼貌婉拒了。
至于原因霓凰倒是和她说过,她觉得好像应该有个人在等她,而且等了很久,虽然是这种拿出去可以写言情小说的鬼扯理由,可看着霓凰带着点忧郁的那种历尽沧桑的眼神她莫名其妙的信了,于是她俩就一直光棍到了现在。
她一直以为霓凰这辈子结婚大概是要成为老大难问题了,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梅长苏。她至今记得霓凰第一次见面的那个眼神,说真的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跟数星星一样一种种辨认霓凰眼中的情绪,惊喜,忧伤,疲惫,困惑,那一瞬间她几乎认不出这个一起长大的好友了,好像换了一个人。
之后两个人自然而然地亲近起来,当时看着霓凰有时候眉眼弯弯的笑脸,她就觉得差不多可以准备份子钱了,谁知道又出了岔子。霓凰在不着痕迹疏远梅长苏,她能感觉出来,偏偏梅长苏那个不中用的居然就任由他们关系退回最初的样子,当时把她气的恨不得一边一块板砖拍死这两个急死人的家伙,可电视剧拍摄接近尾声,再不解决以后怕难有交集。
于是她亲自上阵,这边去怂恿霓凰趁难得的假期回云南一趟,那边隔三差五在梅长苏面前装作不经意提起霓凰要一个人回云南,顺便给他时不时念念云南前段时间出事的新闻,终于成功把两个人打包送上飞机。
再之后接到霓凰电话,一接通劈头盖脸那一句:“般若,你来当我伴娘吧。”直接把她吓蒙了。等她一字一句盘问清楚,两个人已经婚期都定好就等她点头了,虽然有些意外霓凰这么快就下了决定,可对于好闺蜜的出嫁她还是当仁不让送上了祝福,何况说起来她还是媒人呢。想起了梅长苏那神神秘秘的筹划,秦般若笑了笑,他对霓凰真的是疼到骨子了。
“般若?般若,发什么呆呢?”霓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秦般若回过神来,冲霓凰有些促狭地笑笑:“没什么,只不过想起来你俩以前那副龟毛样。”
“秦般若!滴滴——”汽车声打断了霓凰的炸毛。“好了好了,穆大小姐,你家亲爱的来接你了,来来来,姐姐抱抱,我家小凰儿今天要嫁人了呢,真舍不得。”她张开双臂,搂住这个从来无话不谈的姐妹,眼眶有些湿意。“说什么呢,明明我比你大。”霓凰嘴上仍是不放过她,手却温柔的环上她的背,“好啦,我知道,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我等着我家般若带着妹夫来找姐姐把关了哦。”霓凰眼圈有些泛红,轻轻靠在秦般若肩上。
“好了好了,你个不正经的。”秦般若松开手,手指擦去霓凰眼旁的泪滴,“你今天可是最美的新娘子,哭化了妆看你找谁哭去。走吧,新郎官该等急了。”拉
起霓凰的手走出门,看见加长车里正襟危坐却难掩傻笑的梅长苏不禁翻了个白眼。等坐上后座,才发现坐在旁边的是那个大饼脸死胖子。

实在抱歉拖了这么久,而且下一次可能会拖得更久,大概要到六月份考完试,实在低估了高三的忙碌。而且我也低估了我的絮叨程度,殊凰婚礼可能还会拖上两三章,会有部分蔺秦穿插。等他俩结完婚,就进入蔺秦主线了。

评论(12)

热度(22)